仙剑虐侠传 第三十九章 调教进阶

2019-11-06     收藏     删除     DELETE

入夜。白河村。韩钩子家中。

”女人是用来交配的。极品的女人是用来调教的。”韩钩子摇头晃脑的说着。

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。将空杯放到桌上。

”著啊,正是如此。此言大妙。”李逍遥拍著巴掌哈哈大笑。一拉手中的绳

子,只听得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声从两人头上传来,上空中流下一股细细的水流,

滴滴答答的落进桌上的空杯里面。

”素女经上不过三十技,然我辈中人所用又何止于此。就说这捆绑之术吧。

自倭国传入中土。确有其值得称道之处。驷马。龟甲都是用来捆绑女人的上上之

选。可要论到标新立异,玄妙无穷,还是要靠中土古绳艺了。”韩钩子顿了顿,

继续说道:”就拿贤弟这位月奴来说吧。身材高挑,骨骼匀称,又长期习武练气,

体质极佳。实在是器具奴隶的不二人选。”

”提到器具奴隶,小弟正想请教大哥。”李逍遥道。

”器具奴隶,顾名思义,自然是用来放置器物的奴隶。通常分为酒器和食器

两种。放置之前,需先将女体里里外外清洁干净,于身上洒香粉,再在腔道之内

添加辅助的味料。并灌入美酒食材。最后塞上软木类塞具,用手指或淫具挑逗女

体发情。以体热蒸烤小半个时辰,就可以取用了。”韩钩子轻挥衣袖,动作说不

出的潇洒。要是配上羽扇伦巾的话,到有些许”隆中对”的味道。可惜这家伙说

话的时候一脸淫笑。显得十分猥琐。不过李逍遥也不是什么好鸟。大家半斤八两,

彼此彼此了。

李逍遥一边听着,一边放开手中绳,举起重新装满的酒杯就唇一饮。开口赞

道:”听大哥这一席话,实在令小弟有如拨云雾而见青天。茅塞顿开。此酒温热

醇美,香气四溢。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。真是别具特色。别具特色啊。”

韩钩子哈哈一笑。站起身来继续道:”俗话说酒香不怕巷深,可如今我等却

是反其道而行之。这巷子若是不深。。。。。。可储藏不了那么多的酒。哈哈,

贤弟这位月奴的巷子不可谓不深也。”

”就算前巷不够∼还有后巷嘛。”李逍遥悠然说道。两个色中饿鬼对视一眼,

同时向上看去。只见林月如全身赤裸著被绳子吊在半空中,双臂被反扭在背后捆

紧,胸前密密麻麻的绳子将双乳勒成两个圆球。三条长短不一的粗绳自房粱垂下,

分别栓在她的秀发,腰部,以及被捆成”M”型的大腿上。将林月如固定成仰面

斜躺的姿势。

林月如的双眼被黑布蒙住。嘴里咬著红色塞口球。脸色通红,一副春情勃发

的样子。胸前挺立著的蓓蕾被小夹子夹住,随着她的呼吸缓缓晃动着。一条十分

显眼的红色细绳与胸前的绳子相连,勒过林月如的下身一直垂到桌边。桌边的人

只要用力一拉绳子,她高举著的下半身就会被向下扳平。灌入小穴跟后庭的美酒

也就顺着股间流下来了。

李逍遥揉着下巴越看越妙,对韩钩子的手法钦佩万分。只觉得自己前十几年

都是白活了。不过。。。。。。李逍遥的视线转到另外一边被捆绑着的赵灵儿,

嘴角勾出一个浅笑。看那样子好像是在欣赏美景,而实际想些什么,就只有他自

己知道了。而另一边,韩钩子对李逍遥的观感也不错。对被称之为”跳蛋”的小

玩意儿更是欣赏。可那双眼睛里也有着一股难言的味道。

此时天已经黑了。小屋里却是灯火通明,这照明的来源就是赵灵儿。她以仰

面朝天的姿势被捆在一把靠背椅子上放在屋子正中间。上半身被绳子固定在椅坐

上,密密麻麻的绳子从胸部上下绕着。将那对丰满的乳房分割成好几块儿。腰部

向下的部分则被捆在椅背上,两腿美腿分别向椅背的两侧拉开,大腿被固定在椅

背里侧,而小腿则弯曲过来,搭在椅背外侧。完全暴露在外的小穴和后庭里分别

插著一根燃烧着的蜡烛。滴落的蜡油在小穴和后庭周围糊满了一圈,赵灵儿嘴里

也咬著一个塞口球,脸和头发上粘满了白色的精液。因为没戴眼罩的关系,可以

看到她大而有神的美目里蓄满了泪水,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是惹人疼爱。

两个色中饿鬼各怀心思又互相吹捧一番,直到酒足饭饱。下午交换奴隶时发

泄出去的淫念又起。开始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起只穿着肚兜随侍在一边的阿娇和

韩梦慈。韩钩子突然灵机一动,开口道:”贤弟,不如与为兄一起前去钓鱼如何?

”啊?钓鱼?”李逍遥一听之下,顿时觉得兴趣缺缺。

”哈哈,贤弟放心,为兄这钓鱼可是与众不同。保证贤弟大开眼界。韩钩子

道。

”依然如此,小弟领命就是。”李逍遥一供手,站起身来四下一看,开口道

:”兄长,不知钓杆在何处。小弟前去取来。”

”什么钓杆,为兄钓鱼从来不用钓杆。”韩钩子微微一笑,站起身来自柜中

取出两团细线道:”用此足够了。”

李逍遥定神一看,只见那细线到是跟钓鱼线有些相似,一端连着个鱼勾。而

另一端却是个双头线。这种奇异的搭配可是前所未闻。

韩钩子也不卖弄,径直走到韩梦慈身边,一把扯掉她身下的浅绿色肚兜。露

出少女那美丽的眮体。韩梦慈似乎知道钩子要干什么,脸微微有些发红,咬著嘴

唇一动不动。这份乖巧让李逍遥都有些嫉妒。只见钩子将双头线分别栓在韩梦慈

挺立著的蓓蕾上,伸手一推开口道:”贤弟,这个美人杆归你了。”

李逍遥这才明白所谓的钓鱼是什么意思,这可是考验雄性能力的时候,李逍

遥怎肯落后,自钩子手里接过钓鱼线,在阿娇的惊呼声中,一把将她拉进怀里。

阿娇也知道李逍遥的脾气,不敢在这个时候给他丢脸,只得忍住羞意任他摆

弄。李逍遥系线的功夫不到家,勒了几次才系好。亏得阿娇久经考验,还能坚持

得住。

两人互换了奴隶又拿了鱼食。韩钩子唤过小童吩咐他将赵林二女解下来带去

清洗一番,这才招呼李逍遥一起出了门。

韩钩子的鱼塘就在屋子后面,本身就属于院落之中,外面一道围墙也不怕有

人窥视。虽然天色已黑,可借着月色到还能看到塘中的游鱼。李逍遥也不客套。

选个了石蹲子坐了下来,撩起袍子,将全身赤裸著的韩梦慈抱在怀里,双手扶著

少女柔嫩的雪臀,噗嗤一声将肉茎整根没入她的小穴。韩梦慈论相貌比不上赵灵

儿和林月如,可也是位极其动人的妙龄少女。前凸后翘,发育的很好。李逍遥早

就垂涎三尺了。下午的时候,交换到赵灵儿,虽然爽的很,可毕竟是早干过的货

色,晚上可算是让他干到。自然是不干个够本才怪。

(adsbyjuicy = window.adsbyjuicy || []).push({'adzone':675266});

(adsbyjuicy = window.adsbyjuicy || []).push({'adzone':675268});

强暴虐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