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窥女浴池

2019-11-06     收藏     删除     DELETE

从我懂事起我就生活在一个山区的矿区里,我们这里是煤矿,矿洞都是日本人建的,住的都是日本人遗留下来的拱房。

我的父母是农村招工来到了这里,我也是在矿区出生的。

那个年代买细粮要粮票,买布要布票,豆油都要供应的,一个月就那么几两。

父母要是不从农村出来,靠老天爷吃饭就得饿死,因为总干旱。

到矿区上班有危险,但能得到一个固定的收入。

学校是矿区自办的,老师交的不好但都非常敬业。

记得当时我也就是初中1年级,我喜欢上了我班的一名女生叫许红媚,个子不高梳两个小辫,身材也不丰满可能跟当时吃的有关,因为家家都不富裕能吃饱就满足了,也没有营养可谈,但她的皮肤很白,说话总是鸟悄鸟悄的不敢大声。

她学习可真好,回回考试都在我班名列前茅,也许跟基因有关,她母亲是教师,她父亲是矿区的技术员。

上课是男女同桌,我个子高她个子矮,我们不可能坐在一起。

为了引起她的注意,在班级我处处出风头,有时还近易往她跟前靠靠,总想跟她聊两句,但每次说话她都低着头腼腆的躲避,从不跟我对视。

当时受封建社会影响,学校老师再三恐吓,谁要是上学搞对象就把家长招到学校。

我可不希望发生这事,俺爹是脾气暴躁的人,打人从来不手软,要是上学打架或犯了错误,挨一顿打屁股会肿好几天,坐都坐不了。

为了减少挨打我是不敢触摸这个红线,只能对许红媚敬而远之。

但上学、放学我都老远的跟着。

每天早晨上学老早去她家附近等她,晚上放学一直看到她进家门。

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就是想看着她,拿现在来说也就是单相思吧。

看到她同时心里也没闲着,在龌龊的幻想着,皮肤那么白不知道发育没发育,乳头有多大,下面长没长出阴毛……。

拿当时社会来说,有一台黑白电视都算大户了,也看不到三级片和A片,完全没有性经验,只能看一些手抄本刺激一下,也没有男女办事的想法,更没有去蹂躏或强奸她的胆量,就是想满足一下青春期的好奇心,欣赏一下她的裸体就满足了,在这种纠结和痛苦中,这种满足感终于被我努力达到了。

我们全矿区只有一个公共浴池,浴池是为矿区工人服务的,对矿区工人家属只有星期日下午2点- 晚8点开放,当时没有双休日只有星期日休息,一星期就开放一天,洗澡还要收费。

浴池在矿办公楼旁边,长70米宽30米左右,70米长不都是浴池,有20长的房子是矿区仓库。

房子是人字房,房顶用木头打的三角形架,外面用石棉瓦照面防水。

靠仓库那面石棉瓦都已破损,因为仓库不用了房顶也就没有维修。

浴池内中间是一座墙,把50米长30米宽分成两块,左面是男浴池、右面是女浴池,男女浴池内部是一样的,都有两个大池子,那个年代没有淋浴都是池子澡。

两个大池子其中一个在洗的同时,另一个可以蓄水。

一个池子水脏了放掉,而另一个池子水烧热了还可以洗,为了就是保障升井工人升井后随时可以洗澡。

通过我的跟踪,看到许红媚几乎都在星期日下午5点左右出门去浴池洗澡。

我就跟到浴池,在浴池周围转悠,就想怎么才能看到她洗澡呢。

浴池有窗户但挺高,又不能拿梯子,太显眼怕被抓到。

放到当时社会要是被抓到耍流氓,就会脖子上挂个牌子,上面写着流氓,字上打个叉,站在大货车上去游街,要是这样可就糗大了,我自己遗臭万年不说,父母也抬不起头来,为了安全起见这个方法不行。

窗户不行我就想到了房顶,我知道房顶三脚架中间是空的,看看房顶里面能不能看到浴池里面。

有这个想法后就决定8点钟以后去踩点,因为8点钟以后浴池就关门了,要是没关门之前上去,房顶不结实掉下去或者有动静被发现,就前功尽弃了。

有了计划后就回家了,回家还得好好周密的安排一下,要编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,因为8点以后家长就不叫孩子出门了。

有一天机会终于来了,我家邻居小明的父母有急事回老家,小明还要上学不能一起回去,就叫我晚上陪小明作伴,怕他晚上睡觉害怕。

出门前我特意穿了双球鞋带了手电筒,又去了同学家借了好几本小人书。

到小明家后,我告诉小明自己看小人书,困了就先睡,哥有事出去一会马上回来。

我出门后以风的速度奔浴池跑去,到仓库房顶破损的墙面,我扣著窗户一打手就上了房顶,到房顶后一猫腰就进了石棉瓦里面。

到里面我打开手电看到里面都是厚厚的灰尘和浓浓的蜘蛛网,管不了这些了辨明方向,踩着三脚架一步一步向女浴池方向走去。

到了女浴池房顶,用手轻轻刮开尘土看到是一层保温锯沫,锯沫下面是一层厚厚的木板,我想木板下面可能就是浴池了吧。

我用小刀慢慢扣开木板上的巴结,看到了两池清澈见底的清水,顿时脑袋眩晕了,知道自己的目的就要达到了。

脑袋清醒后我仔细想了想,不能就要一个观察点,要多角度不能有死角,于是在房顶其它处又挖了几个小洞。

忙完后轻轻撤出房顶回了小明家,到家后小明已经睡着了,我自己倒水洗了洗就睡觉了。

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许红媚来洗澡了,星期日的下午5点左右许红媚像往常一样拿着洗具奔浴池走去,我也一路小跑向浴池跑去。

到仓库墙面跟狸猫似的穿入了房顶,打开偷窥点看到池内有10多人在洗澡,个个都赤身裸体,乳房有大有小,阴毛有重有稀,我的裆下鸡巴一阵硬挺。

但这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我在等许红媚的到来,十多分钟后终于看到我梦寐以求的胴体,只见许红媚一头乌发遮盖着脸颊,身材苗条匀称,乳房不打,乳头就像含苞未放的花骨朵,小腹非常平坦,双腿之前一条细细的窄缝,阴阜上长著稀松的阴毛,要是近距离都能数出有几根了。

看的我浑身一阵突突,头上的汗不知不觉的流淌了下来,握房梁的手都在颤抖,裆内的阳物更加雄壮和粗大。

看到这些我在想这些就是我想要的吗?头脑一片空白地看着许红媚有条不紊冲洗著每一寸肌肤,等到许红媚擦干身体要去穿衣服时,我才从梦境中清醒,看到这个场景我在想,难道这就是出水芙蓉?我从房顶出来无力的低头往家走去,几天来昏昏沉沉,脑袋里一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朦朦胧胧的有一天回家,走着走着一抬头看到许红媚在前面看着我,我回头看看后面没人,难道在等我?我紧走几步来到许红媚身前,说到在等谁那?因为心虚也不敢和她对视。

她也没有看出我的心虚,说到有空吗?我有几本书在家里挂的很高,父母都不在家麻烦你给购一下。

我说好呀,没问题。

我就跟着许红媚往她家走去,进屋看到她家屋很小,因为房屋空间不够很多书都被挂在房梁上。

我就在桌子上放个椅子,踩着椅子把书给拿了下来。

下来后看到她正在看我,眼睛不在逃避,完全没有在学校那样的躲闪,我也向前瞅去。

到跟前我听到她喘著粗气,我也大胆试探性的说到,我可以要你吗?她说怎么要呀?父母会知道吗?我说我知道怎么要,我看过手抄本,你和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。

她说那就快点吧,父母去串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?我听后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抱到了炕上,一边亲吻着她,一边在脱她的衣服。

衣服脱光我看到,好白嫩、好嫩的肌肤,我用双手轻轻蹂躏少女挺拔、丰满、洁白的两只小乳房,用颤抖的手轻轻地小心奕奕地抚摸著,摸完后我笨拙的用嘴亲吻、吮吸她的小乳头,她嗯……嗯……地呻吟著。

我的手慢慢划过平坦的腹部,触到了一小片毛茸茸草地,我用手轻轻拔开,看到了一条细细的窄缝,啊,太漂亮了!我也三下五除二脱光我的衣服,抓住了我的鸡巴揉搓了起来……我的鸡巴很快胀的受不了,龟头红紫红紫的,血筋都爆粗。

我及不可待地爬在了她的身上,两手分开了她的双腿,一手摸着她的穴口,一手扶著鸡巴,对着穴口一下便插了进去。

啊……,许红媚痛苦地叫了一声,两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双腿,两手紧搂着我的后腰。

我问道怎么,很疼吗?嗯,许红媚喘息著说痛,别动先别动。

我听后也不敢动,就叫鸡巴在里面插著。

亲吻着她的双乳,过了一会我把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慢慢地抽动起来。

随着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抽动的越来越快,她的淫叫声也出来了,不一会,我便觉得她的小穴里流出一股热水,热水撞击着我龟头好好舒服。

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,鸡巴在她的淫穴里猛劲地干了起来。

我的鸡巴在她的小穴里一次又一次的抽动,就感觉脑袋一阵眩晕,一股热流顺着阴茎喷射而出,鸡巴完全失去控制不断的抖动着,我的精液如黄河决口般地射进了许红媚小穴里面。

就觉得自己好刺激、好过瘾、好舒服、好幸福。

我正在陶醉时就听到有人喊我,都几点了快起来吃饭,吃完饭好上学。

这时我才知道我原来还在被窝里,用手摸著粘稠的精液我才知道,原来我做了一场春梦。

自从偷窥完浴池后,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遗精。

(完)

从我懂事起我就生活在一个山区的矿区里,我们这里是煤矿,矿洞都是日本人建的,住的都是日本人遗留下来的拱房。

我的父母是农村招工来到了这里,我也是在矿区出生的。

那个年代买细粮要粮票,买布要布票,豆油都要供应的,一个月就那么几两。

父母要是不从农村出来,靠老天爷吃饭就得饿死,因为总干旱。

到矿区上班有危险,但能得到一个固定的收入。

学校是矿区自办的,老师交的不好但都非常敬业。

记得当时我也就是初中1年级,我喜欢上了我班的一名女生叫许红媚,个子不高梳两个小辫,身材也不丰满可能跟当时吃的有关,因为家家都不富裕能吃饱就满足了,也没有营养可谈,但她的皮肤很白,说话总是鸟悄鸟悄的不敢大声。

她学习可真好,回回考试都在我班名列前茅,也许跟基因有关,她母亲是教师,她父亲是矿区的技术员。

上课是男女同桌,我个子高她个子矮,我们不可能坐在一起。

为了引起她的注意,在班级我处处出风头,有时还近易往她跟前靠靠,总想跟她聊两句,但每次说话她都低着头腼腆的躲避,从不跟我对视。

当时受封建社会影响,学校老师再三恐吓,谁要是上学搞对象就把家长招到学校。

我可不希望发生这事,俺爹是脾气暴躁的人,打人从来不手软,要是上学打架或犯了错误,挨一顿打屁股会肿好几天,坐都坐不了。

为了减少挨打我是不敢触摸这个红线,只能对许红媚敬而远之。

但上学、放学我都老远的跟着。

每天早晨上学老早去她家附近等她,晚上放学一直看到她进家门。

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就是想看着她,拿现在来说也就是单相思吧。

看到她同时心里也没闲着,在龌龊的幻想着,皮肤那么白不知道发育没发育,乳头有多大,下面长没长出阴毛……。

拿当时社会来说,有一台黑白电视都算大户了,也看不到三级片和A片,完全没有性经验,只能看一些手抄本刺激一下,也没有男女办事的想法,更没有去蹂躏或强奸她的胆量,就是想满足一下青春期的好奇心,欣赏一下她的裸体就满足了,在这种纠结和痛苦中,这种满足感终于被我努力达到了。

我们全矿区只有一个公共浴池,浴池是为矿区工人服务的,对矿区工人家属只有星期日下午2点- 晚8点开放,当时没有双休日只有星期日休息,一星期就开放一天,洗澡还要收费。

浴池在矿办公楼旁边,长70米宽30米左右,70米长不都是浴池,有20长的房子是矿区仓库。

房子是人字房,房顶用木头打的三角形架,外面用石棉瓦照面防水。

靠仓库那面石棉瓦都已破损,因为仓库不用了房顶也就没有维修。

浴池内中间是一座墙,把50米长30米宽分成两块,左面是男浴池、右面是女浴池,男女浴池内部是一样的,都有两个大池子,那个年代没有淋浴都是池子澡。

两个大池子其中一个在洗的同时,另一个可以蓄水。

一个池子水脏了放掉,而另一个池子水烧热了还可以洗,为了就是保障升井工人升井后随时可以洗澡。

通过我的跟踪,看到许红媚几乎都在星期日下午5点左右出门去浴池洗澡。

我就跟到浴池,在浴池周围转悠,就想怎么才能看到她洗澡呢。

浴池有窗户但挺高,又不能拿梯子,太显眼怕被抓到。

放到当时社会要是被抓到耍流氓,就会脖子上挂个牌子,上面写着流氓,字上打个叉,站在大货车上去游街,要是这样可就糗大了,我自己遗臭万年不说,父母也抬不起头来,为了安全起见这个方法不行。

窗户不行我就想到了房顶,我知道房顶三脚架中间是空的,看看房顶里面能不能看到浴池里面。

有这个想法后就决定8点钟以后去踩点,因为8点钟以后浴池就关门了,要是没关门之前上去,房顶不结实掉下去或者有动静被发现,就前功尽弃了。

有了计划后就回家了,回家还得好好周密的安排一下,要编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,因为8点以后家长就不叫孩子出门了。

有一天机会终于来了,我家邻居小明的父母有急事回老家,小明还要上学不能一起回去,就叫我晚上陪小明作伴,怕他晚上睡觉害怕。

出门前我特意穿了双球鞋带了手电筒,又去了同学家借了好几本小人书。

到小明家后,我告诉小明自己看小人书,困了就先睡,哥有事出去一会马上回来。

我出门后以风的速度奔浴池跑去,到仓库房顶破损的墙面,我扣著窗户一打手就上了房顶,到房顶后一猫腰就进了石棉瓦里面。

到里面我打开手电看到里面都是厚厚的灰尘和浓浓的蜘蛛网,管不了这些了辨明方向,踩着三脚架一步一步向女浴池方向走去。

到了女浴池房顶,用手轻轻刮开尘土看到是一层保温锯沫,锯沫下面是一层厚厚的木板,我想木板下面可能就是浴池了吧。

我用小刀慢慢扣开木板上的巴结,看到了两池清澈见底的清水,顿时脑袋眩晕了,知道自己的目的就要达到了。

脑袋清醒后我仔细想了想,不能就要一个观察点,要多角度不能有死角,于是在房顶其它处又挖了几个小洞。

忙完后轻轻撤出房顶回了小明家,到家后小明已经睡着了,我自己倒水洗了洗就睡觉了。

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许红媚来洗澡了,星期日的下午5点左右许红媚像往常一样拿着洗具奔浴池走去,我也一路小跑向浴池跑去。

到仓库墙面跟狸猫似的穿入了房顶,打开偷窥点看到池内有10多人在洗澡,个个都赤身裸体,乳房有大有小,阴毛有重有稀,我的裆下鸡巴一阵硬挺。

但这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我在等许红媚的到来,十多分钟后终于看到我梦寐以求的胴体,只见许红媚一头乌发遮盖着脸颊,身材苗条匀称,乳房不打,乳头就像含苞未放的花骨朵,小腹非常平坦,双腿之前一条细细的窄缝,阴阜上长著稀松的阴毛,要是近距离都能数出有几根了。

看的我浑身一阵突突,头上的汗不知不觉的流淌了下来,握房梁的手都在颤抖,裆内的阳物更加雄壮和粗大。

看到这些我在想这些就是我想要的吗?头脑一片空白地看着许红媚有条不紊冲洗著每一寸肌肤,等到许红媚擦干身体要去穿衣服时,我才从梦境中清醒,看到这个场景我在想,难道这就是出水芙蓉?我从房顶出来无力的低头往家走去,几天来昏昏沉沉,脑袋里一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朦朦胧胧的有一天回家,走着走着一抬头看到许红媚在前面看着我,我回头看看后面没人,难道在等我?我紧走几步来到许红媚身前,说到在等谁那?因为心虚也不敢和她对视。

她也没有看出我的心虚,说到有空吗?我有几本书在家里挂的很高,父母都不在家麻烦你给购一下。

我说好呀,没问题。

我就跟着许红媚往她家走去,进屋看到她家屋很小,因为房屋空间不够很多书都被挂在房梁上。

我就在桌子上放个椅子,踩着椅子把书给拿了下来。

下来后看到她正在看我,眼睛不在逃避,完全没有在学校那样的躲闪,我也向前瞅去。

到跟前我听到她喘著粗气,我也大胆试探性的说到,我可以要你吗?她说怎么要呀?父母会知道吗?我说我知道怎么要,我看过手抄本,你和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。

她说那就快点吧,父母去串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?我听后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抱到了炕上,一边亲吻着她,一边在脱她的衣服。

衣服脱光我看到,好白嫩、好嫩的肌肤,我用双手轻轻蹂躏少女挺拔、丰满、洁白的两只小乳房,用颤抖的手轻轻地小心奕奕地抚摸著,摸完后我笨拙的用嘴亲吻、吮吸她的小乳头,她嗯……嗯……地呻吟著。

我的手慢慢划过平坦的腹部,触到了一小片毛茸茸草地,我用手轻轻拔开,看到了一条细细的窄缝,啊,太漂亮了!我也三下五除二脱光我的衣服,抓住了我的鸡巴揉搓了起来……我的鸡巴很快胀的受不了,龟头红紫红紫的,血筋都爆粗。

我及不可待地爬在了她的身上,两手分开了她的双腿,一手摸着她的穴口,一手扶著鸡巴,对着穴口一下便插了进去。

啊……,许红媚痛苦地叫了一声,两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双腿,两手紧搂着我的后腰。

我问道怎么,很疼吗?嗯,许红媚喘息著说痛,别动先别动。

我听后也不敢动,就叫鸡巴在里面插著。

亲吻着她的双乳,过了一会我把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慢慢地抽动起来。

随着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抽动的越来越快,她的淫叫声也出来了,不一会,我便觉得她的小穴里流出一股热水,热水撞击着我龟头好好舒服。

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,鸡巴在她的淫穴里猛劲地干了起来。

我的鸡巴在她的小穴里一次又一次的抽动,就感觉脑袋一阵眩晕,一股热流顺着阴茎喷射而出,鸡巴完全失去控制不断的抖动着,我的精液如黄河决口般地射进了许红媚小穴里面。

就觉得自己好刺激、好过瘾、好舒服、好幸福。

我正在陶醉时就听到有人喊我,都几点了快起来吃饭,吃完饭好上学。

这时我才知道我原来还在被窝里,用手摸著粘稠的精液我才知道,原来我做了一场春梦。

自从偷窥完浴池后,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遗精。

(完)